旅途記趣

八月的一個下午,在一個荒島的山洞內,有一對年青男女。
二十五歲的公關經理張小花被一條蛇鑽入裙子內咬了一下,暈倒了。三十歲的信差李
密看著她。他們十幾人早上在西貢乘坐一艘漁船去一個小島旅行,遇上大風浪,漁船
沈沒。兩人漂流到這無人荒島,他救起了她。
被嚇暈的張小花,有上等姿色,李密看得呆了。使人觸目驚心的是,她竟是大哺乳動
物,巨胸足有三十八寸,此刻正隨著她的呼吸微微起伏,似火山在爆發之前,正噴出
少量熔岩。難得的是,其屁股之大和渾圓,也和她的酥胸半斤八兩。
想起她在遊近荒島時,已氣力不繼。他兩手托著她的頭,以仰泳遊向岸上。但風浪太
大,使她喝了不少海水。他改用攬胸拖救法,右手自她右肩胛向左腋下攬緊她,使她
的頭高出水面。

現在回想起來,他的手力壓她兩只豪乳,那彈性和熱力,都足以
使人興奮。
由於沒有鞋子,她腳痛走不動,他又背看她走路。那巨乳壓在他背上,實在豔福無
邊。尤其她一陣急速的心跳,更像敲起了戰鼓,更催促他作出進攻。
他一陣竄動,無意識地脫光衣服,俯身吻她的臉、她的鼻子、她的嘴。突然,她醒

了,見他赤條條,嚇得大驚逃走。
李密追她,追到沙灘上,她跌撲地上。他也撲前壓在她背上。張小花拚命掙紮,大叫
救命。她的呼喊反而像催情劑般鼓勵了他,拉開她背部的拉鏈。她掙紮起來逃跑,而
他正抓住她的連衣裙,一扯之下,整件衣服扯破出來。
向前奔跑的她,
有內褲和胸圍。李密輕易追上她,自後攔腰抱住,一手扯下了胸
圍,一對大乳隨即彈跳出來,跳動不已。她的掙紮引動他的靈蛇昂首,在她的屁股四
處摸索、磨擦。他兩手把玩著大奶子,捏她的乳蒂,緊握著。她咬了他的手臂一下,
又逃脫了。但李密又輕易追上她,但他並不捉住她,而是興她並排奔走,欣賞她的兩
個巨奶如波浪被抛動的美熊。她急忙兩手掩於胸前。他又自後抱住她,但抓不到她的
乳房,便一手扯下她的內褲,再次讓她逃走。
李密
是在後追,並不捉她。果然,她氣力不繼了,跌於地上。她仰坐,兩手反按地
上,喘著氣,面露恐懼之色。她這愚笨的姿勢讓他輕易壓在她身上。張小花急忙兩手
掩胸,卻反而被他分開雙腳,靈蛇四處找尋洞穴。她左搖右擺,如地震般,蛇走不進
洞內。於是,他拉開她的手,她掙紮要起來,結果如胞彈般的大奶子怒挺。他吸吮兩

邊的乳蒂,不知是疲乏還是性欲的來臨,她的乳蒂變硬了,但身體卻軟了下來。當他
輕咬乳房時,連她的兩腳也放松了。吻向她的嘴時,她左閃右避,但仍然給吻著了。
她由緊閉嘴唇逐漸張開了口。他的兩手在她胸前推波助瀾,使她的眼變了顔色。並且
淫水逐漸流出,便人驚異的是她擺動了一下屁股,他的靈蛇便輕易進占她的洞穴。
在他竄進洞穴時,痛得大叫了一聲,原來他的腳被螞蟻咬,也驚醒了他的幻想。此
刻,他仍在山洞內,癡癡地看看暈倒的她。他很想占有她,猶如半夜閉門讀禁書。但
是在她末暈倒之前,他答應過不侵犯她的。可是,他想了一會,解下了她腰間的皮
帶。因爲,那會影響她呼吸的。他學過救生訓練,認爲解開皮帶尚不足夠。他小心拉
下她背部的拉鏈,將上衣拉下至腰際,解了胸扣,脫下了胸圍。這樣,她的呼吸才可
以暢順。
但是,一對白中帶紅的巨乳在引誘著他。他伸手去摸,忽然縮手,有一種犯罪惑,但
他想通了,他可以解釋是在看她有沒有心跳呀!
於是,他兩手按在她的巨乳上,感到她的心跳。一個聲音說∶“可以放手了吧!”他
縮手,但很快又按下去,並且推動大奶子,摸捏著。這樣做,是幫助她運動,進行心

肌複起法。他又忍小住揭起了她的裙子,摸看雪白的大腿,上下其手。他的解繹,是
想看她腿部的傷口,傷口有一排牙齒印,那是沒有毒的蛇,毒蛇的傷日是
有兩點
的。然而,他又擔心她是否能醒來?而最好的方法是進行人工呼吸,但他不是跪在一
旁,而是揭起了她的裙子,整個人壓在她身上。他也不是向她的口吹氣,而是吻她的
嘴。他的兩手,摸捏看巨乳,他的是非恨,摩擦看她的陰戶。
他不能自制了,手在摸她的玉門關,想扯出她的內褲。但是,他不能,那不是怕被控
強奸。他甯願坐監,也想占有她。原因是她的一句話∶“我相信你是個好人,不會對
我亂來的!”
雖然地
是個信差,但張小花是一個高級職員,美若天仙的女人,一個天生尤物,對
他如此信任,他絕不能侵犯她。他拉下她的裙子,整理好她的衣服,將曬乾的煙抽出
一支,坐在一旁吸起來。
張小花醒了,坐起來說∶“我還沒有死嗎?”
“你
是暈倒,蛇沒有毒的。
突然,她看見自己的腰蒂和乳罩被除下,放在身旁,大吃一驚,怒問∶“你對我做了
甚麽事?”
“我
是不想影響你的呼吸而已。”
但她並不相信,切齒痛恨說∶“你這色魔,你一定強奸了我!”

但無論他如何解釋,她都不相信。她掌刮了他,又用腳踢他,他不敢還手。她曾結
婚,又離了婚,已有性經驗,她檢查了自己下體時,確未有被奸汙的迹像。
李密有點憤怒說∶“你認爲我是色魔,我只有走了。不過,像你這樣養尊處優的女
人,在這荒島上,沒有我,不餓死也會被毒蛇咬死,被山貓抓死!”
“你站住!”她又驚又急道∶“你難道一點憐香惜玉之心也沒有嗎?我已經相信你沒
侵犯我了。”
“相信是沒用的,你已經除非你向我道歉!”
張小花沒奈何道了歉,但李密看得出,她仍不相信他,仍然提防著他。由於兩人都很
饑餓,李密便到沙灘挖了幾十只海螺回來,生起了火,將海螺燒熟。兩人吃了海螺,
精神振作不少。黃昏已到,山洞倍加漆黑,他拾來大量枯枝、樹葉,放入火中,照亮
了山洞。張小花太疲乏了,背靠看牆,坐於地上閉上眼。但她不時張開眼,看他有沒
有心存不軌。李密賭氣地走出洞外,她又害怕,叫他入來。
他將一堆枯草鋪於地上,讓她可以躺下睡。她
是警惕地提防看他,於是他背向她吸
煙,當他轉個身來時,見她已躺在地上側耳睡下,他面向牆壁。但是,她輾轉反側,

不能入睡。
女人就是這樣,當她認爲你想侵犯她時,會拚死反抗。但你不理她,她又會感到寂寞
、空虛而恐懼。她不時轉身,見他仍在身旁才放心,但白了他一眼。李密看著地上她
的腰帶劄胸圍,奇怪她爲何不穿回身上?
突然間,一只老鼠爬進她裙子內,嚇得她尖叫,爬起來撲入他懷中,抱緊他不敢亂
動,閉上眼。
他享受前她大奶子帶來的溫暖和彈力,並且悄悄拉起她的裙子,他的火棒便緊貼她的
陰戶。她羞紅了臉,心跳加速,掙紮若推開他道∶“卑鄙!”
誰知離開了他,張開了眼,火光中她看見地上有幾只老鼠在走動。有一只更目光灼灼
在看看她,嚇得她又撲到他身上,更緊抱地。他又揭起她的裙子,讓小弟弟和小妹妹
親嘴。這一次,她沒有推開他,
是不自然地擺動屁股,全身微微地震動看。表面上
看來,是對老鼠的恐懼,其實是欲火在上升。
他當然看得出,兩手便在她背上輕摸,摸看她的盛臀時,她震動了一下,臉紅而驚恐
地看著他。似要他相信她的震動是對老鼠的害怕。
他假意相信她,叫她閉上眼,他悄悄拉下拉鏈。她當然知道,但不能詐作不知,便掙
紮起來,剛巧一只飛蟲飛入她胸前衣服內,嚇得她直跺腳。李密便乘機脫下她的連衣

裙,伸手在她胸脯上捏了一下,胸脯馬上現出淤痕。她推開他,卻沒有在腳底下拉回
衣服,反而踏出衣服外,兩手掩胸,這無意識的動作均看在他眼裹。
“那是一條毒蟲,它咬了你一下!不會不會有危險!”
她放開兩手,乳房上果然有淤痕!他說不用怕,可以替她吸出毒液來,張小花羞愧萬
分,但還是閉上眼,任他吸吮大奶子。他一手摸捏一只大奶子,用口吸吮另一只奶。
奶子多麽結實,大力捏下去,竟又彈回來,仍怒挺看。而乳蒂被吸吮下,她全身發冷
般抖動,他伸手入她內褲一摸,濕滑一片!她極度羞恥、恐懼、不能忍受!這時他若
指出她淫性畢露,她會羞愧得要死!他剝下了她的內褲,命她躺在地上。她已欲火高
漲,順從地躺在地上,閉上眼不敢看他,但恐懼說∶“你想干甚麽?”
他已脫光了衣服說∶“找要替你按摩,使你全身出汗,才可以迫出毒液來。”如此幼
稚的藉口,她當然不相信。但她口中卻問∶“真的嗎?”
他分開她的腿,壓在她身上,火棒直插入她陰道內。她羞愧得無地自容,掙紮著說
道∶“原來你騙我,衰人!”但她仍閉上眼,沒有爭紮。
於是,他連插了十幾下,在竄刺中,兩只大奶子狂抛,逐漸脹得更大更紅。她全身出

汗,快樂地叫著,張開饑渴的小嘴,淫笑著。當他用力捏她的巨乳時,她呼吸急速,
起勁地挺腰迎合著。
他兩手的力度很大,幾乎要捏爆她的巨乳,使她慘叫連聲,但在慘叫聲中又夾雜著快
樂的淫笑聲。他發泄了,精液射入她體內,她害怕懷孕,恐懼地要推開他,但被他大
力壓著。她又不願失去高潮,於是恐懼和快感、痛苦和淫笑的表情同時在她臉上出
見。
當他發泄完時,她像死了一般,
有喘息。他離開她,睡在她身旁。張小花無限羞
愧,背他而睡,而他則抱著她,握住她一只大奶子,陰莖頂住她的屁股。
陽光射進山洞內,兩人醒來,穿回衣服,他們一同走到近沙灘的樹林內。張小花一臉
羞愧,不時偷看他,見他好像若無其事的,她認爲他看不起自己,怒罵道∶“你真是
一個色魔,你下流無恥!”
“我本不想侵犯你,但你太侮辱了我。當我是色魔,我要報複。果然,外表端莊的
你,骨子里比妓女還要淫蕩!”
“你胡說!我之所以肯就范,一來不夠你力大。二來,遇險時,你救了我!”
“你就想報恩了?你真偉大!真是如此嗎?你是離了婚,很久沒有接近過男人,所以
空虛寂寞,渴望我占有你!”

她臉紅地反駁,伸手打他,被他捉住手,迫近一棵樹,吻她的嘴。她的手軟了,垂下
來。她的衣服被剝光了,肉捧又插入她陰道內。
他兩手摸抓看她的大奶子,湊近她問∶“現在,你爲何不反抗,你這淫婦!”
張小花臉紅如喝醉了酒,又羞又怒道∶“我要殺死你!”但是,她隨即笑了,熱吻她
道∶“大力插我吧,什麽也別說了,算我被你征服了!”

line

看了还看

其他人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