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亂女120.菊奴狗狗

120.菊奴狗狗“就算我不許,你又肯放過我嗎?”雪梅倔強地反問。

  豆豆果然把單雪梅代來了,豆豆告訴小雄都跟雪梅說好了。

  “算你聰明。”小雄嘴里說著,一支手已經抓住雪梅的乳房。

  雪梅本能地想用手推開,卻那里夠力氣呢?那柔軟的肉團早被小雄捏在掌中

把玩。

  她只有把手兒軟軟地扶在小雄的手背上,似乎想阻止他進一步的行動。但是

小雄那能不得寸進尺呢?他另一支手已經從雪梅的裙子下面向上襲擊,雪梅並沒

有穿內褲,“你的內褲呢?”

  雪梅笑著說:“楊玢說你要玩我,我在進門前就脫了放在書包里了!”

  好一個騷女孩!

  毛茸茸的陰戶被他摸個正著。她畏縮著,但是小雄的手指頭已經伸進她濕潤

的肉縫,找到那敏感的小肉粒,輕輕地揉弄著。雪梅顫抖著身體,放開捉住小雄

捏弄她乳房的手兒,要來顧及被挖弄的桃源洞。

  可是小雄卻趁機把手從她的衣領伸入,貼肉地抓到了她的乳房。大肆摸捏玩

弄起來。

  雪梅肉體上女性的禁地盡失,她索性采取毫不抵抗,任由小雄肆意撫弄。接

著她身上的衣服被脫去了。一對白嫩嫩的奶兒,一個黑乎乎的陰戶,全露無遺地

暴露出來。

  小雄先不脫自己的衣服,一味玩摸雪梅的肉體。把她挑撥得春意盎然,淫興

勃勃。她不知不覺中也把手握住小雄褲里硬硬的肉棍兒。

  小雄見雪梅已經動情了,便要挾地叫她替自己脫去所有的衣服。雪梅也順勢

屈服于他的淫威,乖乖地幫他脫得精赤溜光。

  小雄把雪梅擁在懷里,兩團滑美溫檐的軟肉緊貼著他的胸肌。小雄的雙手撫

摸著她光滑的背脊和隆盛的臀部,雪梅也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陰部緊貼著他那根

粗硬的大雞巴。小嘴微張,雙眸里流露出渴的眼神。

  小雄笑道:“雪梅,歡迎我進入你的肉體嗎?”

  這時雪梅心里是愛極了,但是嘴里仍然說道:“不歡迎,你的東西太大了,

我會被你擠暴的。”

  小雄道:“我現在的身份是色狼,就算你不歡迎,我也要用強的了!”

  說著就把粗硬的大雞巴向雪梅的陰戶挺過去,雪梅連忙用手握住。說道:

“你慢一點嘛!我又不是不讓你進去呀!”

  雪梅把小雄的龜頭對準自己的洞口,小雄用力一頂,就擠進去了。雪梅放開

手,小雄便把大雞巴整條送入她的陰道里。雪梅小嘴一張,叫了一聲:“哎喲!

漲死我了!”

  小雄道:“你表哥沒我的大嗎?”

  “當然沒有啦!你的硬得好像鐵棍子一樣。你呀!存心欺侮我,就快把我撕

成兩半了。你簡直要了我的小命啦!”雪梅撒嬌地說著,卻把她的小腹挺向小雄,

讓他的大雞巴更深入她的腹地。

  小雄扶著她倒在床沿,握著她的小腳兒,把她兩條嫩白的大腿架上自己肩膊。

一邊由腳趾撫摸到小腿,一邊開始把粗硬的大雞巴在雪梅濕潤的小肉洞抽送。雪

梅初次被小雄這麽大的雞巴肏,高潮來得特別快。小雄才弄了幾下,她已經淫液

浪汁橫溢,兩人交合的地方“噗滋”“噗滋”直響。雪梅嘴唇顫抖,叫道:“哎

喲!你把我插死了呀!”

  小雄停下來笑道:“我那里舍得把你插死呢?不過要讓你也試試我的東西嘛!”

  雪梅卻又淫浪地叫道:“你不要停下來嘛!我……我情願讓你玩死啦!”

  小雄見她浪得可愛,便肆意把粗硬的大雞巴在她的肉洞里深入淺出,橫沖直

撞起來。

  直把雪梅肏得欲仙欲死,如癡如醉。淫水一陣接一陣地冒出來。

  終于手腳冰涼,結結巴巴地向小雄告饒。小雄最后沖刺了幾下,深插入雪梅

的陰道噴出精液。雪梅興奮地把四肢像八爪魚一樣把小雄圍抱。

  小雄噴漿之后,雪梅仍緊緊摟住她不放。

  雪梅道:“我今晚不走了,就留下來過夜好不好呢?我可以再服侍你呀!我

全身都讓你玩呀!像色情錄影帶那樣呀!”

  此時小雄決計留下來賞識一下雪梅到底淫浪到什麽樣的程度。

  小雄點了點頭,于是帶雪梅進入浴室。

  雪梅殷勤地服侍小雄舒舒服服地躺到浴缸中。接著她倒了一些香皂液下去,

然后自己也臥下去,依著小雄,用她的乳房緊緊貼著他的身體。

  她用軟棉棉的小手兒仔細地翻洗小雄那一條粗硬的大雞巴,媚眼兒嬌媚地望

著小雄說道:“小雄哥哥,你好棒喲!剛才差點兒把我玩死了。”

  小雄道:“那才哪到哪啊?”

  雪梅蹲在他懷里,把他粗硬的大雞巴對準自己的屁眼,然后坐下去。小雄感

覺到他的雞巴進入一個寬闊的肉洞,這地方看來是常被人肏,並不緊。

  雪梅不停地用屁眼套弄他的雞巴,玩了10多分鍾小雄也沒有射,她說:“你

是厲害,別的男人在我屁眼里不到5 分鍾就交貨了!”

  她站起來,替小雄沖洗乾淨。又爲他抹乾身上的水漬,然后和他離開浴室,

回到床上。

  雪梅就由小雄的胸部開始,一路吻到他的小腹。最后把他仍然粗硬的大雞巴

含入小嘴里吮吸,還用舌頭把他的龜頭又卷又舔的。

  “喔…笑騷屄…你的嘴巴不錯啊…啊…啊…好爽啊…真棒啊…婊子…啊…啊

…。”

  他笑著咒罵著雪梅,藉以發泄心里的舒爽,雪梅聽到他這樣的咒罵之后,更

是賣力地挑逗他,讓他更是爽到幾乎要射精而這時候雪梅就會停下動作,讓他休

息一下,然后繼續舔弄。

  玩了好一會之后,將他的雞巴放開,然后身體反轉,將小屄對準那勃起已久

的雞巴,慢慢地將雞巴一寸寸地吞入體內,而且雪梅還故意讓小雄可以看見雞巴

慢慢地插入她的體內,那種視覺與觸覺的感受,真是令人爽到極點。

  “啊…啊…啊…啊…啊…雪梅…你的小屄真是美極了…弄得我的雞巴好爽啊

…啊…啊…。”

  雪梅將雞巴吞入體內之后,就開始慢慢地上下套弄,而且她在往上提抽的時

候,刻意地收縮倆腿內側的肌肉,使得穴口收縮便得比較小,使得小穴可以展現

出一種能與口交相較的吸吮感覺。而當下坐的時候,她將兩腿肌肉放松,然后讓

雞巴可以快速地插入自己的體內,頂弄到自己的子宮,讓自己感受到更強烈的快

感。

  “雄哥,你的雞巴好棒啊!”雪梅一上一下地套弄著,她穴口的那兩片肥美

的陰唇,隨著上下的動作以及肉棒的進出,一吞一吐的翻動著。

  不一會,雪梅就感到了疲勞,四肢無力,小雄把她推倒在床上,讓她跪伏著,

小雄的大雞巴從后面插進了她的屄里,“哎喲,我的奶子又漲又癢,屄里濕透了,

屁眼里好像有小蟲子在爬,好想讓哥哥的大雞巴肏啊!雄哥,你我死我吧!”

  小雄聽到她這麽淫蕩的叫聲,更加用力的頂插,“我肏死你這個小騷屄!”

  “我就是你的小騷屄妹妹,你就是我的大雞巴哥哥,你使勁肏吧,肏死我才

開心哪!啊……啊……啊……”

  小雄又把雞巴插進她的屁眼里,“哎呀好哥哥,你把小騷屄的屁眼捅穿了…

…嗷……好快活,你來回抽啊!啊……啊……使勁肏我屁眼……啊……啊……啊

……啊……真過瘾……啊……啊……哥哥……我來了……啊……啊……啊……高

潮啊……啊……啊……啊!”

  小雄見她又來了一次高潮,小雄把雞巴拔出來射在雪梅的嘴巴里,看著雪梅

把他的精液吃掉,小雄覺得自己沒有在肏她的欲望了,這個小騷屄實在不對小雄

的口味,如果不是爲了報複她把豆豆拖下水,小雄才懶得肏她。

  小雄看看現在時間才晚上九點多,就連騙帶哄的把她趕走了。

  雪梅前腳剛走,劉秋菊后腳就回來了。

  她回來后看到小雄躺在床上,忙到衛生間洗了洗,出來后換上小雄給買的服

裝,這是小雄給她規定的在這個房子里,在小雄面前必須的穿的。

  黑色吊帶絲襪,白色無秀上衣,卻在乳房處開了口子,讓兩個乳房露出半截,

每個乳頭上戴著一只鈴铛,黑色短裙剛剛蓋過屁股,彎腰的時候能露出不穿內褲

的大白屁股,屁眼塞著一串跳蛋,有三個露在外面,仿佛張了尾巴一般,她的脖

子上帶著一個皮質的項圈,項圈上鑲嵌著一個不鏽鋼的牌子,上面刻有兩個子

“菊奴”,項圈連著一個不鏽鋼的鏈子。

  她爬著進到臥室說:“主人,你的菊奴狗狗回來了!”

  小雄把雙腿垂在床邊問:“菊奴今天回來晚了啊!爲什麽?”

  “主人,酒樓打烊后開會來著,讓主人久等了,菊奴狗狗請主人原諒!”她

爬到了床邊,用她嬌嫩的臉蛋在小雄的腿上蹭著。

  小雄坐了起來,左腳踩在她的肩頭上,右腳伸到她嘴邊說:“作爲懲罰,給

主人把腳洗一遍!”

  “是!主人!”菊奴張開了嘴巴用舌頭在小雄的右腳上舔舐……

  這個菊奴越來越聽話了,讓她干啥都行。

  搖頭晃腦舔舐小雄腳丫時,乳頭上的鈴铛“叮當”作響,把右腳舔了一遍,

又去舔小雄的左腳……

  當她舔完小雄的雙腳后,小雄說:“菊奴狗狗,快手淫給主人看!”

  “謝謝主人!請主人觀看淫賤的菊奴狗狗手淫!”菊奴聲音有些顫抖的道,

聽到自己淫賤的話語,菊奴的陰道又興奮的開始流出快樂的淫水來!

  菊奴熟悉的將手指伸向自己的陰部,被剃光了陰毛的陰部顯得非常的平整,

觸手上去,陰毛的根部還是有些發癢,菊奴輕輕的撫摸著自己。另一只手也迫不

及待的握住了自己豐碩的胸部。

  自從被小雄收養后,小雄就找來一些調教性奴的碟子給她看,她學會了如何

取悅主人。

  菊奴輕輕的刺激著自己敏感的地區,讓這好不容易到來的手淫能高潮的更長

久些。

  慢慢的,菊奴忘記了有小雄在旁邊觀看著她的演出,徑自一個人享受了起來,

美麗的陰部在菊奴的玩弄下,象朵花一樣綻放了,鮮紅的花蕊中間流動著顆顆露

珠,雪白細長的手指在陰道內緩慢的抽動著,而大拇指卻繞著陰核劃著圈。

  菊奴的眉目中流露著蕩人的春情,口中咿唔的呻吟著,一雙媚眼早就半閉,

一心沈靜在快樂的田地中。

  早已忘卻一切的菊奴大聲的呻吟著,雙手也加快了速度,豐碩的乳房在她的

手中被任意的肆虐,而陰部則更是象開了水龍頭一樣,大量的淫水奔流而出。

  漸漸的,漸漸的,菊奴的臉上露出似難受似快樂的神情,口中也禁不住大聲

的叫了起來。

  眼看著菊奴就快要到了高峰的頂點了,小雄突然的道:“停!”

  菊奴下意識的停下了手,臉上露出了茫然的神情。

  菊奴哀求的看著小雄道:“主人,母狗就快要到了,讓母狗高潮了吧!”

  “不行,主人要用雞巴給你高潮!”

  菊奴聽了高興的叫道:“謝謝主人!請主人用大雞巴肏菊奴吧!”

  小雄下了床站在地上,胯下的大雞巴顫巍巍的挺立,“來,菊奴狗狗,給主

人舔舔!”

  菊奴發出了性感的悶叫聲,柔順的跪在了小雄的胯下,用她那雪白修長柔軟

的手抓住了小雄的大雞巴,紅潤的嘴巴張開,伸出那嫩軟鮮紅的舌頭極細心的舔

起了小雄的那特大的龜頭上的馬眼。

  小雄看著這美麗的女人在極淫蕩的用舌頭在爲自己口交,興奮極了!他忍不

住慢慢的把雞巴弄進了菊奴的嘴里,菊奴頭向后仰著,盡量的張大嘴巴並且使嘴

巴和喉管呈一直線。小雄也彎了一點腰,慢慢一邊看著那漲紅了臉吞吃自己大雞

巴的菊奴的極美的臉一邊毫不客氣的慢慢的全部弄進了菊奴的嘴里喉管!

  菊奴發出了嗚嗚的悶叫聲!一雙手緊緊的抓住了小雄的大腿,臉漲的通紅!

小雄開始慢慢的在菊奴的嘴里和喉管里面抽送起來!他抓住菊奴的頭發看著自己

的大雞巴在她的嘴里來回的抽送興奮極了!慢慢的他加快了抽送的頻率,直到興

奮的啊啊的叫著才抽出了雞巴。

  菊奴大口的喘著氣,但是被小雄的這種性虐待刺激得反而欲火大發!她轉過

身,高高的翹起了她的雪白的大屁股。小雄用力的打了幾下菊奴那雪白豐彈的屁

股,然后大雞巴的龜頭對正菊奴的流著淫液的陰道口一下刺了進去!

  菊奴啊啊的尖叫著!那粗大的長長的雞巴完全塞滿了她的陰道,子宮頸都被

撞的好疼!但是隨著小雄的高速抽送,菊奴全然忘卻了漲痛,有的只是莫名的一

陣陣來自小腹部位的極大的快感!

  她拼命的往后迎接著小雄的凶猛的肏弄,嘴里發出極淫蕩的浪叫:“啊!天

啊!我好快活!我要死了!我要飛了!肏死我吧!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一條最淫

最賤的浪母狗!弄死我!啊啊!”

  小雄也是快樂極了!他加快頻率的肏弄著!一會兒就見菊奴突然的全身不動

了,只是兩條雪白修長圓潤的大腿在有節奏的顫抖,嘴里發出嗚嗚的哭聲!

  跟著在菊奴的陰道深處射出了許多的淫液!她已經到了高潮!

  小雄沒有因爲菊奴的高潮而放棄了對她的奸弄,他抽出了大雞巴,接著對正

菊奴流著大量淫液的陰道口的上面的菊花瓣狀的肛門弄了進去!

  就見那粗大的大雞巴慢慢的弄進了菊奴的肛門,而菊奴一邊大口的喘著粗氣

一邊在那啊啊的因爲漲痛而忘形的叫著!小雄開始的時候弄得很慢,隨著菊奴的

尖叫聲漸漸的降低,他知道菊奴已經準備好了!

  小雄抓住了菊奴的雙手,讓菊奴的頭靠在了窗台上,雙腿站立分開。小雄就

像騎馬一樣的一帶菊奴的雙手,同時身體往前一送,節奏很快的弄了起來!

  菊奴雙手被小雄抓著,頭貼著窗台上面看著小雄就像一頭雄師一樣的騎弄著

自己的肛門,她慢慢的全然沒有了漲痛的感覺,有的只是無比的充實和被主人騎

弄的快感!她覺得從屁眼的深處傳來一陣陣的強烈的不同與屄洞快感的充實的和

強烈摩擦帶來的無比的快感!

  菊奴發出了不由自主的興奮的尖叫聲!小雄聽出了這是快樂的呼喚!她需要

更猛烈的肏弄!他極快的肏弄著菊奴的肛門,同時一只手抓住菊奴的雙手,另一

只手用力的打著菊奴雪白豐彈的屁股!菊奴不但不感覺痛苦反而更加興奮的啊啊

的大聲尖叫!一會兒她再次的在肛門里面達到了性高潮!只見陰道里流出了許多

淫液,而肛門里流出了許多白色的油,那是腸液。

  她興奮的快虛脫的趴在了窗台上,小雄沒有達到性高潮如何能放過菊奴?

  他抓住菊奴的頭發,把她就像拖死狗一樣的拖了起來。菊奴喘著粗氣跪在了

小雄的胯下,她柔媚的笑著看著小雄,伸出紅潤的舌頭舔起了小雄的那沾滿了自

己的淫液和白色油的大雞巴!一會兒舔干淨了,她慢慢的把大雞巴全部吞進自己

的喉管!

  小雄在菊奴的嘴里抽送了一下又抽了出來。他把雞巴頭對正菊奴張大的嘴巴。

菊奴媚笑著張大了嘴等待著!就見小雄身體抖了幾下,從雞巴頭射出了透明的騷

尿!

  那尿射進了菊奴的嘴里,菊奴張大嘴接著,等接滿了一嘴,小雄就能忍住不

射,等菊奴慢慢的吞完嘴里的騷尿后,再次媚笑著張大了嘴巴等待自己射尿的時

候才又開始射。

  菊奴喝完了小雄的騷尿后柔媚的舔著小雄的雞巴,小雄看完菊奴的極淫蕩的

喝尿的樣子后,興奮極了!他迅速的在菊奴的嘴里抽送了幾下,然后在菊奴的嘴

里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看見從菊奴的嘴里溢出了許多,他忙抽出了大雞巴,在菊奴的雪白的脖子和

豐滿的大奶上面射的到處都是那粘粘的精液!菊奴媚笑著吞吃完了嘴里的精液后

又用手把身上的精液抹吃的干干淨淨!

  “我讓你和我的尿,你不后悔嗎?”完事后小雄把菊奴牽引到衛生間,給她

清洗身上的汙垢問。

  菊奴笑著說:“主人,菊奴說過,願意爲主人做任何事情!”

  “你放心,這是我做的最惡劣的事情了,我不會讓你象影碟里的那樣吃大便

的!”

  “謝謝主人!”菊奴蜷伏在小雄的腳前,任小雄用水在她身上沖洗。

  第二天,劉秋菊回家看媽媽,正好鄰居許月芸在她家。說到這個許月芸的命

是真夠苦的了,六歲上死了媽媽,八歲時候爸爸再婚,十一歲爸爸也死了,后娘

不要她,爺爺奶奶把她接來,二十二歲出嫁,結婚不到一個月老公在建築工地干

活被上面掉下的一塊磚頭砸死,婆家人說她命硬克死了丈夫,把她趕回娘家。

  這兩年別人給介紹了幾個對象,對于許月芸的長相沒有看不中的,但是男方

一聽她的情況都搖頭,她也就死心了,發誓在也不嫁人了,平時她和劉秋菊母女

倆最談的來,劉秋菊的媽媽認她做干女兒。

  自然兩個沒有丈夫的女人在一起,不面有時作些磨豆漿的事情。

  劉秋菊對她從不隱瞞自己作舞女以及最近和小雄的事情。從媽媽房間出來后,

兩人到劉秋菊的臥室。

  許月芸問:“你真的給他做性奴了?”

  “是的!”

  “天啊!都什麽社會了,咋還有這樣的事情!”

  “實際他對我很好!”

  許月芸笑道:“騷貨!還幫他說話!”

  劉秋菊道:“別說我騷!你要跟他搞上啊,肯定比我還騷!還浪!”

  許月芸笑道:“你就瞎說!你說說看他跟別的男人有什麽不同?”

  劉秋菊妩媚的笑道:“你不知道!他是天上的神,別的男人是地上的狗!沒

法比啊!”

  許月芸笑道:“你瞎說吧?真的這麽好?”

  劉秋菊笑道:“我跟你說啊,我被小雄收養后才知道我以前是白活了!你不

知道,現在有錢的女人流行收養男奴,有錢的男人收養女奴。他的雞巴有二十多

公分長!又粗,塞的我陰道緊緊的舒服極了!那像我前夫,就九公分長一點沒有

感覺!”

  許月芸道:“天啦!那麽粗大!你怎麽受得了?”

  劉秋菊笑道:“開始是有一點受不了,可是現在你知道麽?如果沒有小雄肏

我可能無法活了。”

  許月芸笑道:“你成了他的俘虜了,還真像個性奴隸了!”

  劉秋菊媚笑道:“你說的還不完全準確,我不但是他的性奴隸,而且他還是

我的主人,我是他的一條騷母狗。”

  許月芸詫異道:“天!這麽誇張啊?”

  劉秋菊笑道:“你現在說我是在誇張,可是如果你跟他性交以后就會知道我

說的一點也不錯,而且你比我年輕,感情比我還細膩吧?對性交的感覺也肯定比

我還要強烈的多!你說你死去的老公雞巴有他大麽?”

  許月芸羞道:“怎麽可能呢?也就跟你老公一樣吧!”

  劉秋菊笑道:“小雄的雞巴大是一回事,還有就是他的性交時間特別的長啊!

體力恢複也特別快!”

  許月芸笑道:“那還有多長啊?”

  劉秋菊媚笑道:“我前夫每次就能搞個幾分鍾,你家的呢?”

  許月芸笑道:“一樣啊!不就幾分鍾麽?”

  劉秋菊一臉陶醉的媚笑道:“你知道麽?小雄有時候可以一口氣干一個多小

時!”

  許月芸笑道:“不可能吧?他不累啊?”

  劉秋菊媚笑道:“否則怎麽說他與衆不同呢?而且還有許多性交的形式,花

樣。”

  許月芸羞道:“性交不就那麽回事麽!哪有什麽花樣啊?”

  劉秋菊笑道:“假裝正經!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看的金瓶梅等等的古代豔書

還少啦?還裝著什麽都不知道!”

  許月芸笑道:“金瓶梅上面女人還喝男人的精液和尿!你也喝啊?”

  劉秋菊伸出紅潤的舌頭媚笑道:“實話告訴你,我昨天還喝了他的精液還有

尿!”

  許月芸詫異道:“你還真的是他的騷母狗啊!連他的尿都喝啊?!”

  劉秋菊媚笑道:“你知道什麽啊?當你被他的性交一次次的徹底的送上那無

比奇妙的性高潮的時候,當你被他弄得欲仙欲死的時候,你就會明白我爲什麽會

這樣了。我是被他徹底的征服了!”

  許月芸笑道:“那你對他是經常的口交了?”

  劉秋菊媚笑道:“是啊!他喜歡把大雞巴全部弄進我的嘴里!”

  許月芸詫異道:“不可能吧?那麽大的大雞巴怎麽會全部弄進你的喉嚨呢?

不咽死你啊?”

  劉秋菊笑道:“開始是真的不行啊!后來幾天一煉就慢慢可以進去了!小雄

很喜歡抓著我的雙奶,一邊看大雞巴在我的喉嚨里抽動的樣子一邊狂弄!”

  許月芸笑道:“變態狂!你這樣被他干不難過啊?”

  劉秋菊媚笑道:“你說呢?開始的時候,呼吸都難啊!后來就慢慢適應了,

覺得那種窒息的感覺好爽!在我嘴里弄我也能得到真正的不同與陰道性高潮的高

潮!”

  許月芸笑道:“你個賤母狗!真的拿你沒辦法!”

  劉秋菊媚笑道:“你歲死老公弄不弄你肛門啊?”

  許月芸笑道:“他不干,說那髒!你呢?”

  劉秋菊笑道:“我那死鬼一樣!也不干,不過小雄很喜歡弄女人的肛門,而

且是特別喜歡反抓著女人的雙手,讓女人跪伏在床上或者沙發上,就像騎馬一樣

的從后面弄肛門。”

  許月芸笑道:“他那麽大雞巴,你的肛門能受的了啊?”

  劉秋菊媚笑道:“怎麽會受不了呢?當然跟弄陰道,嘴一樣,開始是真的不

適應,受不了!太粗太長了!弄進肛門里,肛門都有一種要爆裂的感覺,漲痛的

要死!不過幾天一干,現在我已經完全適應了。看著他在我后面騎馬般弄著我的

肛門的雄姿,我真的感覺一種被主人征服的巨大的快感,肛門的漲痛慢慢變成了

巨大的充實感!我幾乎每次都達到了性高潮,我癱瘓的時候,他就在我肛門里拔

出雞巴,再塞在我的嘴里弄,直到在我的嘴里射精液爲止!”

  許月芸笑道:“你也不怕髒啊?哈哈!反正你連他的尿都喝,也不怕了!”

  劉秋菊媚笑道:“你不知道,小雄對女人的看法有他自己的一套!”

  許月芸笑道:“他怎麽說?”

  劉秋菊笑道:“他說美女天生就是給強壯的俊男干的,而一個強壯的俊男是

很難找到的,所以一個強壯的俊男就應該同時擁有許多美女,因爲現在美女是很

多的!”

  許月芸笑道:“那這麽說,別的男人和醜女就該死?”

  劉秋菊笑道:“是的,他認爲性交就應該是強壯的俊男和美女之間的高質量

的性愛,而不是亂交!”

  許月芸笑道:“小雄才18歲吧?我都24了!”

  劉秋菊笑道:“我不也三十多了!這個沒有關系的!小雄好像還很喜歡大一

點的女人!他說每個年齡段的女人都有不同的韻味!會給他帶來不同的感覺!只

要是真正的高質量的美女他都要!”

  許月芸笑道:“不會吧?難道他要是看上了一對美女母女,還都要啊?”

  劉秋菊媚笑道:“你說對了!小雄還有個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同時跟母女同

床性交!”

  許月芸一聽詫異的笑道:“變態!要是都跟他懷孕了,他怎麽辦?”

  劉秋菊笑道:“就生下來,有什麽關系!”

  許月芸笑道:“哈哈!那你就跟你媽一起跟他睡吧!生下孩子怎麽叫啊?”

  劉秋菊媚笑道:“那是肯定的!有機會我九讓他上我媽,咋樣姐姐給你介紹

介紹,咋倆湊個伴?”

  兩個人說的都有點心里發燒,欲火難耐,臉都紅了。劉秋菊起身告別了許月

芸,走時給了許月芸兩張DVD 光碟,就是自己和小雄的性交,還有小雄跟燕子母

女性交的光碟。

  許月芸在劉秋菊走后回到家里洗了個澡,不知道爲什麽她沒有穿內衣,只是

穿了一件睡衣就到了客廳。

  沙發上坐下后,看著電視上面的黃碟。先放的是小雄跟燕子母女性交的光碟。

許月芸看著小雄粗大的雞巴,狂野的奸弄著這對母女的嘴,陰道和肛門,那在嘴

里流溢的白色的精液,母女兩個被奸弄嘴和肛門時候發出的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

樂的浪叫聲!看得許月芸欲火如焚,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入了浴衣里,使勁的揉

捏著自己的一雙雪白豐滿的大奶,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悶叫聲。

  看完這盤后她又放起了劉秋菊和小雄性交的帶子。當許月芸看到小雄的大雞

巴慢慢的弄進了劉秋菊嘴里,由于是劉秋菊仰著頭,所以可以清楚的看見那大雞

巴在她的喉管里來回抽動的情形!許月芸看得興奮極了,心怦怦直跳!忍不住手

就摸到了陰部,開始扣挖自己的陰道和陰蒂,里面濕嗒嗒的,全是淫液!

  她一邊嗚嗚的悶叫一邊扭動著雪白豐滿的肉體,張大了嘴看著帶子中小雄狂

野的奸弄劉秋菊的各種樣子。

  當她看見小雄抓住劉秋菊的雙手狠狠的奸弄她的肛門時,興奮的也扣挖自己

的肛門。看著劉秋菊淫蕩的吞吃小雄的精液的浪樣,那最后的精液尾子在她舌頭

上面拖了有一尺多長!最后還有劉秋菊跪在小雄的胯下張大了嘴接喝小雄的尿液

的樣子。

  就見小雄離開劉秋菊一點,粗大的雞巴對正劉秋菊張開的嘴,射出了尿。

  劉秋菊一下喝一下喝的時候就必須閉嘴,這時候就見那尿液射了劉秋菊一臉

的順著臉,脖子流到雪白豐滿的大奶上,淫蕩極了!射完后,劉秋菊喝完尿液,

還騷浪的伸出紅潤的舌頭舔干淨了嘴邊和奶上的尿液,最后競跪伏在地上舔干了

地上的尿液!

  許月芸看得是欲火如焚!軟倒在了沙發上!

line

看了还看

其他人正在看